• <menu id="6s688"><menu id="6s688"></menu></menu>
    <xmp id="6s688"><tt id="6s688"></tt>
  • <xmp id="6s688"><nav id="6s688"></nav><xmp id="6s688"><nav id="6s688"></nav>
    <xmp id="6s688"><nav id="6s688"></nav>
  • <tt id="6s688"><sup id="6s688"></sup></tt>
  • <menu id="6s688"></menu>
    您的位置 首頁 作家訪談

    莫迪亞諾:寫作帶給我一種不滿足感

    帕特里克·莫迪亞諾(Patrick Modiano)是當代著名法國作家,1945年生于法國的布洛涅一比揚古。他的主要作品有:《星型廣場》(1968)、《暗鋪街》(1978)、《結婚旅行》(1990)、《小寶貝》(2001)、《夜間車禍》(2003)。他的作品通常以簡潔的風格來描繪動蕩不定的世界。法國《讀書》雜志刊登了洛朗斯·利邦與默迪亞諾的訪談。

    為了撰寫他的夕陽派作品,讓他的書中人物出現在前景難料的黃昏時分,帕特里克·莫迪亞諾為自己營造了柔和但清晰的空間,就像一間寬敞明亮的房間,那里的一切都好像令人沉思,使人退回到他那許久以來閃著磷光的,被夢游癥困擾著的內心世界。在這兒,書就像是朋友。在這兒,椅子上褪了色的天鵝絨讓人聯想到莫迪亞諾寫作的原來狀況。在這兒,沉默是他的領域。帕特里克·莫迪亞諾泰然地接受記者的采訪,這種泰然令人感動。面對尖銳的提問,他幾乎痛苦地真誠以對。在完成小說《小寶貝》兩年之后,《夜間車禍》又深入地探究一代人的不安:在戰爭中出生。六十年代轉折期年滿二十歲的那一代小伙子。莫迪亞諾的這本書讀起來就好像面對一塊模糊的鏡子。從他關于夜游的話語中,人們可以覺察到他本人青年時代的影子。他有一天會從那個惡夢中醒來嗎?

    洛朗斯-利邦問(以下簡稱問):您是什么時候開始寫《夜間車禍》的?緊接在您最近一本小說《小寶貝》之后嗎?

    帕特里克·莫迪亞諾答(以下簡稱答):不是的,在結束前一本,開始另一本之間有兩年的時間間隔。這很復雜,因為總是涉及到主題——不過“主題”這個詞兒并不恰當——涉及到一些東西,它們已經沉睡了二十年或三十年。然后它們蘇醒了。在《夜間車禍》的開頭部分有人被一輛車撞倒了。三十年來,這場景在我腦子里揮之不去。

    問:您能否確認您開始寫作一本新小說的時刻?

    答:不能,因為這些是嘗試摸索。就像有人試圖用一根擺錘試探虛實一樣。我做一些筆記,列一些單子。十五年之后,我在這些筆記中找到了一些東西……

    問:“夜很深了,在一個很遙遠的時代……”您的小說是這樣開頭的。您總是這樣從第一句句子開始的嗎?

    答:是第一句句子給小說定下基調,如同鋼琴曲的第一段拍子。海明威說過,當你找不到第一句時,就必須采取斷然措施,刪去前十行。我呢,通常更喜歡立刻就找到它。但有時候會以一種有點兒粘糊的方式開始……人們可以中途加入。糟糕的是為了給人以自然的印象……自然從來未曾自然地出現過……

    問:在《夜間車禍》中,關鍵性的事件,確切地說就是那個時刻:在一個很遙遠的年代里,在一個很深的夜晚,一個小伙子被一輛車撞倒了。

    答:是的,這是一次撞擊。這次撞擊把這個小伙子從他青少年所處的一種夢游癥中喚醒了。這個撞擊,我把它安排在成年,因為成年,就是懂事的年齡。這些是簡單易懂的詞,與確切并具有象征性的年齡相符。

    問:這個并不那么具有象征意義,因為成年使一個人合法地變成一個對自己行為負責的成人。

    答:是的,因為在二十一歲前,就好像是一種地下生活,人們有權利什么都不干。有一種差異存在于……

    問:您剛才用了“人們”這個詞。不過這種地下的感覺,是您的,是您個人在那個年代感受到的。

    答:是的……那是阿爾及利亞戰爭結束時期,人們對不滿十六歲的青少年實行了宵禁。去國外,必須得到父母親的準許,哪怕就是比利時。

    問:據您看來,《夜間車禍》的主題是什么?

    答:這很難說。人們對自己所寫的東西并不總是清晰明了的。這是一種撞擊,這種撞擊將把書中人物從嗜睡癥中喚醒。該人物一生的晚年時期有點模糊不清。他夢見自己的一生。這是象征他一生中那些事情或好或壞搖擺不定的時刻的一個過渡時期。他自己這樣說道:“如果沒有這場車禍……”。可以說這是一個可能滑倒的人的覺醒……就好像人在毒品的控制下時……但是,這卻是人生某個階段所特有的……

    問:是您的人生,您自己的人生所特有的吧?

    答:是的。這也許會發生在一些沒有基礎的人身上。一些事業進行得不順利,被環境、家庭、學生所圍繞的人,這個階段,我是經歷過的,既不穩定又……

    問:那么,這是一個小伙子的故事,由一個變得成熟的男人講述的。

    答:是的,講述的是一個有時間間隔的故事。

    問:為什么總是有這種時間間隔?為什么總是講過去?

    答:很少能夠當場講述這些東西,因為總得有一定的時間間隔,感覺流逝了的時光。促使我寫作的,是又尋找到了記憶里留下的痕跡。不要以直接的方式敘述事情,并且但愿這些事情有點兒神秘莫測。與其重新尋找到事物的本身,倒不如重新尋找到這些事情的痕跡。當人們正面接觸這些事情時,更能引起人們的聯想。就好像一尊被損壞的雕像……人們總想要把它恢復原樣。暗示更加重要。

    問:也許現實事物太平淡無奇了,以至于您不能直接地接觸它?

    答:并非如此,是因為現實事物總是破碎的不完整的。有時候人們遇到一個人,之后就再也見不到他了。人們有意或無意地忘卻了某些東西。人們對自己說謊。這一切形成了一大堆支離破碎的東西。也許警察調查報告除外。甚至是在警察調查報告里,也可能會有一些錯誤。

    問:您提到了人們欺騙自己。在您的作品里是否也存在?

    答:我的寫作方法既不是為了試圖認識自我,也不是為了進行自我反省。確切地說,是用具有偶然性的平凡的素材:我的父母親,我出生在戰后……去從這些本身并無重要意義的素材中尋找到一點魅力,通過一種想象使這些素材產生折射。從事自傳寫作,我總覺得是一種誘惑,除非這種自傳寫作具有詩情畫意,就像納博科夫在《別處的海岸》中所寫的那樣。自傳的筆調有某種人造的東西,因為它總是導致一種作秀,以博取讀者歡心。而我,則寧愿從事一種藝術的創作,對微不足道的素材進行編輯造型。

    問:您是說想要使事物變得有魅力?您所說的魅力是什么?

    答:是在平凡的東西中,在背景材料中尋找到一種超現實的東西。譬如一條大街,客觀上,它并無任何意義。

    問:為什么要尋求這種超現實的東西?

    答:因為我覺得事物的真實性存在于這種超現實里。有一種磷光現象,它并非必然地來自于我,而是來自于這件事情本身。

    問:您寫小說的所有方法就在于此:為事物、為人物增加他們存在的“魅力”或“閃光”的分量。

    答:是的,常常是在寫作之前,有一種幻想,但是幻想只能在非常明確的東西上實現:地點或人物。我需要一些很真實的東西來表達這個時代的夢游般的一面。

    問:還是讓我們繼續談談《夜間車禍》吧:這是一個小伙子在巴黎的故事……

    答:我試圖表現他生活所處的那種氛圍,他有點年紀了,這是一種很奇怪的,無結構的氛圍。他與幾個被看成是幽靈,充氣人偶的親戚在一起。對這個小伙子的臨床醫學解釋是,他可能使用了麻醉品。但是,那時,他根本就不需要它。他無奈地處于那種狀況。這難以解釋。這就是我想要表達的某種東西,因為我在那個年代曾經遭受過。

    問:這個小伙子好像跟您關系很密切。他說他渴望幸福,可是他卻生活在巨大的恐慌重壓之下。

    答:他的恐慌來自外部原因,而非自己的。我總是覺得自己是污濁時代的產物,是戰爭的產物。人們總是在談論“占領時期”,可是對我而言,卻并非是無緣無故的。

    問:《夜間車禍》是您最具自我虛構性的書嗎?

    答:在《憂傷的別墅》里,我就已經是根據自己曾經經歷過的環境寫的了。但是,在這本書里,是的,有一些主要的素材根本就不屬于虛構的范圍。被車撞倒這件事……

    問:或者是小伙子的精神狀態……

    答:小伙子的精神狀態,還有女人的名字:雅克利娜·博塞爾讓,埃萊娜·拉瓦希娜。我用的都是一些真實存在的名字。所有的專有名詞,我父親的形象,這個惡夢的景象……都是一些我經歷過的東西。

    問:當您寫《星形廣場》,您的第一部小說時,您讓讀者沉浸在一種最近的現實中,這種現實被完全隱匿于那個時代。在您剛開始寫作時,小說是您用來闡明并不久遠的過去的一種手段,是嗎?

    答:更確切地說,那是一種抨擊性的短文。今天,有了時間的距離,在這種抨擊性短文里我都認不出自己了。這就好像在一部電影里你是一個孩童,而你認不出自己一樣。所以,這對我發生了奇特的作用。通常,人們寫的第一部小說,是寫愛情故事的,比如拉迪蓋也是如此。但是我那會兒卻是在指責抨擊人們。并非是真正的小說。是對我所認識的些人,我所看過的一些小說的影射……

    問:在您寫作初期,文學與現實有著直接的關系。后來,您就不再掙扎于最近的歷史之中了。如果有人問您這個問題,關于文學的實用性的問題,您會如何回答呢?

    答:我會回答這是我惟一的救命板。由于沒有接受過高等教育,那個年代在逝去,當我思忖我將要做的事時,我感受到一種恐慌不安。而且,我當時的經濟狀況很困難。文學使我能夠表達一種我在面對一些歷史事件所感受到不安。但我并不是惟一遭受過這種不安的人。我那一代的大部分人,并不一定是藝術家,都受到一種政治上的,烏托邦的或富有詩意的幻想的支配。

    問:當有人詢問您時,您經常回答說自己是寫作主題的奴隸,是自己關注事物的目光的奴隸……

    答:不。人們只是出生偶然性的奴隸。如果我出生在鄉下,我可能會以一些村莊或農莊來構筑整個想像……如果我出生在波爾多……在五十年代,有一些像這樣的城市,能夠給整個小說世界提供素材。有時候我很遺憾自己沒有出生在別處。

    問:您寫作了三十五年,您感受到過想要改變一下的強烈愿望或不安嗎?

    答:有時候,我渴望去——我也不太明白為什么——墨西哥——去嘗試寫一些發生在其它背景下的事情。當然,仍然會以同樣的方式去看事物,只是在另外一種環境里……

    問:為什么您沒有去做呢?

    答:因為生活的偶然性……

    問:生活里并非只有偶然性,還有愿望,還有意志。

    答:還有一種恒定不變性,那就是你看待事物的眼光。您知道,人們被迫老是寫同樣的東西。我常常會感受到我那一代人與上一代人相比,有一個弱點:我們的專心能力下降了。上一代人能夠創作一部完整的作品,就像一座大教堂。我想到了普魯斯特或勞倫斯·迪雷勒以及他的《亞歷山大四重奏》。這些人生活在一個能夠更加集中精力思考的時代里,而我們這一代人,只能是支離破碎的不完整的。人們也許能夠完成一個完整的東西,但卻是用一些碎片,您可以這么說……

    問:為什么會專心能力下降呢?您個人也感覺到了嗎?

    答:從前,較少干擾。事物節奏也更緩慢,人們也許能夠更容易地專心思索。從我開始寫作,三十五年里,我目睹了事物在加速。

    問:是什么使《夜間車禍》成為今日寫成的書,而不是在十年或二十年前?是什么讓您成為今日的作家,而非昨日的作家?

    答:不管怎樣,即使寫的是發生在中世紀的事情,您肯定還是一個當代的作家。

    問:難道沒有人與眾不同嗎?

    答:也許他們給人以此印象,因為他們寫作手段與當今新聞更有關聯,但是……人們被迫成為當代作家。我呢,我知道自己無法擺脫我的出生日期。我所描寫的這個方面是支離破碎的,很可惜,是一種東西,它是……因為,我,我會更喜歡寫一些托馬斯·哈代式小說,里面有田野或類似的東西,一些場所……

    問:那您為什么不寫您的托馬斯·哈式小說呢?

    答:是的,噢……也許這是屬于維奧萊勒一迪克式的。我寫的東西,如果我不寫人也會寫的。這幾乎就是化學。

    問:然而您說過您渴望變化,渴望遠離構,渴望轉向紀實。

    答:是的,因為在寫作之前,常常是一事實的片段,一些社會新聞或是一些確切東西給我提供素材。我很想寫一本描述一社會新聞的書,差不多是以紀實方法寫的確切的地點。我試圖尋找到……

    問:您有什么線索思路嗎?

    答:我不可能以特別的方式做特呂芒·卡波特所做過的事,因為這需要一種了不起的能力。在描寫病態類罪犯時,我感到局促不安。社會新聞仍然應當屬于一種社會的幻想體裁。我幾乎了解從1920年直至現在的所有社會新聞。我摸索著試圖找到……因為,事實上,我寫的東西,并不是真正的小說,而是一些片段,一些我所選擇的,并且由我攪拌好了的東西。因此,我思忖也許應當果斷地放棄這種多少有點虛構的拌和物。

    問:為什么您感到需要放棄寫小說呢?

    答:如果人們對我的小說進行透視的話,就會發現它們包含普羅菲穆事件,克里斯蒂娜·基勒事件,珀若之子綁架案等等事件的全部重要部分。我喜歡以更加直接的方式接觸這些事情,并不需要這一大套虛構。

    問:您正朝著目標前進嗎?

    答:是的,我已經開始了,但我遇到了困難……因為我寫的這些小說,是對一些很真實的東西的沉思:巴黎的街區,我所熟悉的場所。

    問:您喜歡您現在這個作家身份嗎?

    答:這就是說,有時候,我會感到不滿足,因為當必須轉入寫作時,我覺得這就像是對我所想要做的事情的一場劫掠。當我結束時,這會讓我不滿意。因此,我就重新開始。起初,我以更寬容大度的方式來看待這個,后來,就變得越來越狹隘了……

    問:為什么會變得狹隘了,如您所說的?您工作干得不夠好嗎?

    答:變狹隘,這幾乎是一件體力活兒。也就是說,在幻想或定向階段,我處在一種第二狀態中,處在一種壓力中。接著,就像一場冷水淋浴,重新降臨……我不得不在三個星期里努力描述一件事情,它……而且,這很難……這可是動腦子的事,不再有大量的涌出。在幻想的初始壓力之中有一種差異,然后……這是某種并非自然發生的東西。總之,沒有任何東西是自然發生的,畫,音樂,也都不是。

    問:這很痛苦嗎?

    答:并非如此痛苦,而是令人厭倦。因為為了使它能夠讓人容易閱讀,為了使它不變成一種孤芳自賞的嘮叨,必須對這些東西進行編輯。否則,我只要寫幾張名單,或是制作影集,或小冊子。

    問:這可是一項巨大的工程。

    答:這并不是一項巨大的工程,但我覺得編輯,它會弄丟一些……總之,這是很復雜的感覺……這很難。

    問:您說您每天只寫作一至兩個小時。

    答:是的,其實,那些說自己每天寫作十小時的人總是令我感到很驚奇。西姆農,理解他。他有過一個計劃。這是一些比較僵化的東西。當這是一個明確的東西,比如偵探小說時,這才有效……否則的話,很難保持緊張度。一兩個小時后,緊張度就會減弱這就像一個外科醫生,有時候,事情必須迅速終止。

    問:您的職業使您幸福,僅此而已嗎?

    答:對……是的,這個……因為,很顯然如果我沒有這個職業,我就不明白我的……這給我帶來了一種平衡……是的,我就會不明白我所要寫的東西……

    問:但事實上呢?

    答:是的,實際上這產生了一種不滿足感,迫使你重新開始。這仍然像是一種脊柱。

    問:但是您喜歡它,這種寫作的職業……

    答:是的,是的。這畢竟還是蠻重要的……但是,我常后悔把它當作一個職業。也就是說,我不像有些人那樣,有自己的職業,從事寫作只是在……而我是不得不經常性地寫一些東西,因為這也是我賴以維持生計的。這不是一種奢侈。假如我像紀德或普魯斯特那樣,另有職業或者有一筆私人財產……而這同樣也是一種謀生手段。因此,這是一個混合體,其中有不純潔的東西:謀生,同時又……我有時會后悔沒有足夠的時間花在我的某些書上……但是我思忖生活就是這樣的。總之,很難解釋清楚。這與物質的局限束縛有關系,所以,我不得不更快地寫東西。

    問:而且可能寫得更簡短?您的小說很少超過二百頁的。

    答:是的。因為,有時候,當然我也想過花更多的時間。有時候,我甚至會同時寫兩本書。但是,我也不能不這么做。急于謀生是必須。我有時也會后悔沒有五年或六年來寫一本書……

    問:為什么不可以呢?

    答:因為,也許我需要快速地寫東西。這真不錯,這些快速寫成的東西,這種臨時應急性的東西……這些生活中的具體問題。就象這些電影藝術家,如奧森·威爾斯,他就曾不得不干零活,因為那時他沒有錢了。我喜歡象這樣物質條件迫使你急迫地工作,我總是在某種壓力下工作。同時,這也不錯,有時間來干……但我不知道是否……

    問:今天您會向自己發出什么挑戰嗎?

    答:噢,沒有……很顯然,當人們很年輕時就開始,若干年后,會有一種……需要恢復活力。經常有作家轉向其它方面,但是這應該是必須的,否則的話,這就無濟于事。如果只是做別的更差的事,這就不值得了。

    問:您感到厭倦了嗎?

    答:沒有,并非如此。確切地說……對,應該找到一個新視角。這很難,因為三十五年來,我發表東西總是間隔時間相當短。這就如同有人取一些片段,不是一下子寫成,而是一段一段地寫……每次當我感覺到自己能夠寫出我最好的東西的時候,是當我有……就是為了這個,我才被談論社會新聞這件事所困擾,我才會與現實配合默契。就拿殺死了自己的父親,并試圖毒死自己母親的維奧萊特·諾齊埃案例來說吧。她被判了死刑,她坐了牢,她又被釋放了。后來,她在日常生活中成了一個女人,一個非常……而且她與自己的孫輩們在一起,直到生命結束,而她的孫輩們對她一無所知。要么就是這個我在十七歲時與之交錯而過的,居住在龍街的女人……波莉娜·迪比松……讓我震驚的,是您的一生中,與其它時刻相比,有些時刻是完全無法理解的,讓你覺得它構成了一個整體,這個整體與其余并無關聯。很顯然,以小說的觀點來看,你會傾向于……

    問:那個整體,您從它的各個角度研究過它,探索和描繪過它:您還有什么能讓我們驚訝的嗎?

    答:使人們驚訝的惟一時刻,是在開始階段。之后,就完結了。有一個時刻是人們永遠都無法再尋找到的。一個幾乎是驚愕的意想不到的時刻。人們會覺得自己還沒有調節好自己的眼睛。隨后,惟一可能發生的事情,就是深入研究同樣的主題,同樣的觀點。但是,人們既不能改變自己的口音,也不能改變自己的走路的方法。

    問:這種深入研究,它需要您做什么呢?一個決定嗎?

    答:這也許是一個人生階段問題和時間問題。因為,在深入研究之前,也許必須擺脫掉……我覺得在寫每一本書時,我都放棄了某種東西,以力圖獲得別的東西。就像我暗自思量的:“如果我寫這本書,以后就好了,因為,以后我將不需要再談論這些東西了……

    問:然而,您卻總是在談論。

    答:是的。不過也許在《夜間車禍》里,有一種突變,因為這是小伙子的覺醒。我希望,在這之后,寫一點不同的新穎的東西。不是新穎的,而是更加……我隱約明白了,要寫出最優秀的東西,我就必須更加靠近現實事物。這就好比當人們試圖集聚太陽光一樣。熾熱點是當我真的談到一個事實的時候。每當我把現實事物的要素加入到這種虛構的湯里時,人們都無法察覺到,而那才是最有效的。

    問:比如?

    答:當我寫這本關于多拉·布呂代的書時,我就是根據一件真實存在的事件寫成的。每當我面對現實時,我就會覺得它會有進展……

    問:但是,當您決定關心一個已經消失的真實的人的命運時,您,一個小說家,從一開始,您就知道您將不得不接替這個人把故事續下去。

    答:是的,事情必須保持神秘性。需要搜尋。有許多的社會新聞都是謎一般不可捉摸的。

    問:您是怎樣從這個接近現實的角度來理解如今的文學,像作家克里斯蒂娜·安戈,米歇爾·烏勒貝克或卡特琳·米菜所代表的那種文學的?

    答:這很復雜。這是一些比我年輕的人,他們年齡在三十五歲,四十歲左右。事實上,我是有點兒不知所措。他們有一種接近現實的方式……現實,對于我來說,更是一種采用一些非常平常的事物的原因,如同超現實主義者所做的那樣,比如,取一個電話,然后從中尋找到具有魅力的方面,并使它們超現實。而他們所作的,也許正好跟我相反。他們感覺自己是非常現實主義的,但是,走向極端,這個就會變得完全……用外科方法來描繪他的一生,這會變成夢幻一般……這就好像一種嘮叨。也就是說,他們有描述現實的意愿,但是現實,是很難……

    問:您經常表達自己欣賞那些在一生中某一段時期內完全停止寫作的作家。

    答:我心里想,這好極了,他們找到了心靈的安寧。因為我天真地想像他們被解放了,他們寫過了這件事情,然后,現在這事就了結了,他們不再渴望……這,這讓我著迷。

    我夢想自己不要再有這種不滿足,夢想這是翻過去的一頁。這就像一個進行解毒治療的人。我覺得如果自己寫了某本書,這就會讓我十分滿意,然后一切都了結了。就像一個如愿以償的人。我想到一些作家,如達希埃爾·哈梅特或塞林格……我沒有意識到這常常是戲劇性的。這是與他們的生活環境或者是他們不可能寫作是有關聯的……有時候,那些靠一部作品成名的作家們也讓我著迷。比如,埃里克·瑪里亞·雷馬克,他寫了其它書,但是……把所有的書集結成一本……但愿之后,這就結束了,人們就好像是活著的人的遺腹子。

    問:其實,您也一樣,您也是靠一部作品成名的人,只是它占據了您的整個作家生涯。

    答:但是,也就是說……是的,這是一些片段……

    責任編輯: 韋海生

    本站文章均標明作者或出處,僅供個人學習之用,如有侵權,請在下方留言,我將盡快刪除。

    熱門文章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江西11选5江西11选5平台江西11选5主页江西11选5网站江西11选5官网江西11选5娱乐江西11选5开户江西11选5注册江西11选5是真的吗江西11选5登入江西11选5快三江西11选5时时彩江西11选5手机app下载江西11选5开奖 涿州 | 鄂州 | 七台河 | 三河 | 攀枝花 | 桐乡 | 绵阳 | 温州 | 柳州 | 恩施 | 阿克苏 | 天门 | 新泰 | 阿克苏 | 长葛 | 克孜勒苏 | 神木 | 万宁 | 沧州 | 武安 | 吴忠 | 天水 | 焦作 | 吉林长春 | 淮北 | 燕郊 | 忻州 | 建湖 | 阳春 | 五家渠 | 海门 | 阜新 | 临汾 | 张北 | 海南 | 唐山 | 泰兴 | 安岳 | 辽源 | 马鞍山 | 凉山 | 济南 | 海门 | 黄南 | 酒泉 | 朔州 | 石河子 | 鄢陵 | 泗洪 | 兴化 | 葫芦岛 | 汉川 | 三明 | 张掖 | 莱州 | 内江 | 乌兰察布 | 建湖 | 池州 | 四川成都 | 广饶 | 黑龙江哈尔滨 | 烟台 | 兴化 | 昭通 | 淮北 | 黔东南 | 本溪 | 石河子 | 黄南 | 定州 | 慈溪 | 滕州 | 文山 | 石嘴山 | 香港香港 | 遵义 | 新余 | 包头 | 沧州 | 宜昌 | 晋江 | 宁德 | 厦门 | 荣成 | 塔城 | 黄山 | 莱州 | 玉树 | 宜春 | 黑河 | 泉州 | 吴忠 | 章丘 | 海拉尔 | 湖南长沙 | 兴安盟 | 吴忠 | 大庆 | 遂宁 | 丹东 | 抚州 | 汕头 | 阿拉尔 | 阿坝 | 荆门 | 改则 | 河源 | 博尔塔拉 | 庄河 | 海南海口 | 海南 | 张掖 | 吉林长春 | 台南 | 云浮 | 长葛 | 泗阳 | 三明 | 随州 | 新泰 | 克孜勒苏 | 吕梁 | 章丘 | 高雄 | 醴陵 | 泗阳 | 黄石 | 建湖 | 汕尾 | 惠州 | 百色 | 文昌 | 凉山 | 张北 | 阿勒泰 | 齐齐哈尔 | 宝鸡 | 青州 | 菏泽 | 上饶 | 湖南长沙 | 长治 | 青州 | 丹阳 | 阿里 | 崇左 | 中卫 | 明港 | 莱芜 | 贵州贵阳 | 霍邱 | 湘潭 | 西双版纳 | 鄂尔多斯 | 商丘 | 桐乡 | 阿克苏 | 安阳 | 肥城 | 张掖 | 海南 | 玉林 | 台湾台湾 | 阳春 | 盐城 | 甘肃兰州 | 威海 | 深圳 | 寿光 | 洛阳 | 定安 | 安吉 | 宜都 | 万宁 | 项城 | 济南 | 北海 | 淄博 | 保山 | 商丘 | 诸城 | 临汾 | 大庆 | 鄂州 | 赣州 | 石狮 | 泸州 | 禹州 | 吕梁 | 荆门 | 伊犁 | 儋州 | 鹤岗 | 长兴 | 盐城 | 黑河 | 惠州 | 云浮 | 汉川 | 黄冈 | 永康 | 南通 | 陵水 | 大兴安岭 | 平凉 | 霍邱 |